宋河酒业董事长朱文臣:对传统应有自觉和自信

  文化自觉、文化自信的缺失

  对于文化,我们往往理解得过度沉重,我们对历史文化要有温情和敬重,不应该把传统文化理解城很沉重,很严肃的事情。

  我们现在所追寻的传统产业、传统文化目的在哪里?文化怎样转化为商业价值才是我们追求的,文化价值向商业价值转变的过程中牵扯很多东西,现在最麻烦的是我们没有真正的文化自信、文化自觉,所以在转变过程中文化价值缺失影响了商业价值。

  一个民族的命运是由一定的民主的产业架构、饮食结构,特别是食品结构决定的。一个民族的饮食结构决定这个的命运,我们常常会去思考一些问题,例如饮食结构,大家都说红酒很厉害,来到了中国。中国的饮食结构与国外不一样,国外是高能量、高蛋白,我们这里是汤汤水水。在同样喝酒的情况下,身体的适应能力不一样,如果我天天喝白酒,不喝多就没有什么问题,喝红酒胃就会发酸。

  我们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国不同区域的人,都是由于食物变化导致人的性格取向方面的不同。既然我们现在所吃的食物结构决定了我们自己所谓的传统产业的无限生命力,就像白酒。它是与我们人本质和食物结构决定着饮用白酒是我们的一个习惯。

  缓慢的变化就是我们市场所面临的最大危险,也就是说白酒本身不存在问题,但却拦不住红酒及其它洋酒进入中国市场。像伏特加就是将传统文化与现在的流行文化结合在一起走向了世界,特别是互联网的一系列运作就是流行文化。我们现在理解流行文化时总是搬出传统文化,我们的传统文化是灵魂,是我们的根,该遵循的地方要遵循下来,接下来不断的创新。

  创新是根据消费人群消费需求、消费本身的变化而去创新。我们理解的人文就是做好品牌,真正的人文是将变化演化成一种流行文化,通过文化来扩大影响传统产业与产品。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中国是比较落后的。我们现在就相当于“啃老族”,现在我们在“啃”我们的传统文化,绑架传统文化,将传统文化硬拉入商业价值当中。

  在传统工艺不断创新的情况下,谁代表传统文化的价值?传统文化有它的价值体现,如果现在酒要卖10元,再来讲传统的工艺、工艺方法,显然10元是无法支撑起来的。当它无法支撑时如何让传统文化提升传统的商业价值,所以有些东西还需要深入研究。

  仅在技艺上创新是没有出路的

  中国比较特殊的两个产业,一是中医,一是白酒,这两个产业我都在从事。我们的中医药每天喊“传统文化”,但不去发展传统理论,用西药的理论去解释传统的中医要理论。西药是一个技术性的东西,相当于数据化,我们的中医药相当于道家文化,以道的文化去发展中医药。但我们现在只去研究技术层面的东西,西药如何改造的好看、适合大众引用等。在技术做到一定程度时,等于迷失了我们的战略,我们的道。

  从大的方向而言,我们的中医药已经迷失了。说中医药走现代化走不过去,因为我们中医要很多成分不能检测、不能评定。不能评定的话是由谁来评定?是用西医的标准评定,还是用中医药的发展创新来评定,这样看来我们的中医药产品很难走出去。

  谈到白酒也与中医差不多,它的成分不可评定,不能定性去分析。比如一种粮食本身就有很多的化合物,我们的酒是多种混合在一起,混合在一起时有很多物质是有害的,我们并不知道,当我们剔除了有害物质,在我们的理解上又不是我们创新意义上的白酒,这就是我们的自我矛盾。

  大家知道蒸馏之后虽然一点杂质也没有,但也没有了我们所谓的香味,也就不好喝了。如果我们坚持中国文化,中医药、白酒就要在理论上进行创新,我们不在理论上创新,而在技艺上创新是没有出路的。

  要对传统文化具有自觉自信

  今天上午,我们简单地谈到在分析问题时并不是从价值取向的变化去研究,而是自己与自己进行比较。产业结构调整即使在白酒高速发展的这十几年中,中低档酒可能发展得更快。我们现在不管面对哪一消费层次的企业,它都是通吃,既要面对低端的消费者,又要面对高端的消费人群,所以我们的自我定位总是混淆的,在混乱中总是产生问题,产生问题后再进行论坛探讨,使我们始终走不出怪圈。

  谈到中国的传统文化,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非常好。中国人口的发展在历史的进程中没有出现灭绝性的疾病,主要得益于我们的中医药和白酒,没有这两方面基本上人就都死绝了,但中国没有特大的瘟疫。我们的中医药是几千年来多少亿人试过的东西,我认为它比单纯的理论上解读还要有说服力。所以我们要对传统文化具有自觉自信,只有自觉自信才能创造我们现在流行的文化和流行的产品。

  
 

本文由茅台官网商城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酒业资讯_中酒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宋河酒业董事长朱文臣:对传统应有自觉和自信

TAG标签: 供求信息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