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落”王朝 更需要战略觉醒

   近期,没落的王朝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12月8日,王朝酒业发布公告,公示了2012~2015年度的业绩。此前,香港上市的王朝酒业长期停牌,从2013年3月开始,至今停牌已近5年,期间不公布业绩。

  

   触目惊心的是,这四年,王朝酒业均处于亏损阶段,累计亏损达12.56亿港元,仅2013年就亏损了5.52亿元。近年来亏损有所收窄。

  

  

   不过,王朝酒业依旧未能扭亏。

  

   公告显示,王朝酒业2017年上半年较2016年上半年继续亏损。可以想象,这个曾位列国产酒三强的葡萄酒企业,其基本面还没有什么改变。

  

   王朝酒业1980年成立,是中国第二家、天津市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背靠世界著名巨头人头马集团,一度风靡市场,风光无限,以酒的王朝开创国产葡萄酒发展新纪元。2010年,王朝酒业销售达到巅峰值16.15亿港元。

  

   接下来,王朝酒业开始走下坡路。2012年,王朝酒业亏损了1个多亿。悲剧的是,这年底,王朝酒业核数师普华永道收到了数封匿名信,匿名信造成了王朝酒业漫长无期的停牌,另外,这对王朝酒业的市场信誉和美誉度是一个打击。

  

   随后,王朝酒业在一系列事件中继续沉沦:经销商群体背离,市场产品销售急转直下,人头马君度宣布两次减持、国有体制存有痼疾、高层人事震动连连等。

  

   今年11月,王朝酒业领导人再次变动,大股东天津食品集团财务副总会计师孙军接替郝非非任董事长,天津食品集团宣传部部长李广禾接替尹吉泰任总经理。

  

   更糟心的是,王朝酒业要出售旗下资产了。6月27日,王朝酒业发布协议出售酒堡及相关设施的公告,协议出售的初始价为人民币4亿元。这次卖掉的是王朝酒业的标志性建筑御苑酒堡。

  

   该酒堡在2010年完工,是亚洲单体最大的酒堡,涵盖培训中心、会议中心、餐饮娱乐中心、葡萄酒文化博物馆、客房服务等功能,生动说明了王朝公司中法合营的混血基因。

  

   据悉,数日之前,御苑酒堡出售事宜已经敲定,最终作价4.2亿元,收购方为张家口达生颐养大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这一断臂自救的做法,惹来业内诸多争议。在很多人看来,王朝酒业这是将家底卖掉了,短期可以达到自救效果,长期是利空,失去了企业振作崛起的资本。

  

   其实,这反而会加剧王朝酒业的困难。纵观2012年以来,王朝酒业的自我救赎做法,可以概括为战术有余,战略不足。市场下滑压力大,公司就采用过一系列市场操作刺激发展,比如说顺应市场需求,从高端产品转型低端。但是,在面对宏观经济增长放缓,国内葡萄酒产品的需求疲软以及受进口葡萄酒的影响等大事件上,无论是产品研发、渠道重振、品牌构建,都没有一项堪称精彩的手笔。甚至,你从来没有听说过王朝酒业会提企业改制的话。

  

   小打小闹挽救不了王朝酒业的沉沦,来自深刻的战略性的改革又讳莫如深、只字不提。这样的王朝,怎么可能不悲壮前行?

  

   在全球一体化的市场竞争中,张裕葡萄酒在全面国际化中,牢牢掌控属于自己的市场份额,同时进一步在国际市场开疆拓土。长城、威龙规划有序,落地有方,在步步为营中推动企业长足发展。只有没落的王朝则在战略迷失中一再沉沦。

  

   也许,王朝酒业更需要战略觉醒了。

  

   这些年,王朝酒业的市场反应和价值主张,都是走老路子,这显然难以适应愈发激烈的市场竞争。王朝酒业更应该想的是如何引领市场,在大方向上重新做一些推进性的调整改革,宏伟的市场规划对王朝酒业很关键。

本文由茅台官网商城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酒业资讯_中酒网发布于招商展会,转载请注明出处:“没落”王朝 更需要战略觉醒

TAG标签: 招商展会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